日日摸夜夜摸狠狠摸

<tbody id="zsm2k"><pre id="zsm2k"></pre></tbody>
<tbody id="zsm2k"></tbody>
    1. <em id="zsm2k"></em><dd id="zsm2k"><center id="zsm2k"></center></dd>

      <th id="zsm2k"></th>
      <tbody id="zsm2k"><pre id="zsm2k"></pre></tbody>

      <nav id="zsm2k"><big id="zsm2k"></big></nav><tbody id="zsm2k"><track id="zsm2k"></track></tbody>

      在芬芳的气息中感受阵阵凉爽|香道

      >

      荷花池畔竹凉床,一枕闲消夏日长。

      燎过水沉天正午,旋移小艇采莲房。

      ——宋·王同祖《夏日金陵制幕即事》

      赏荷、焚香,是古人消夏生活中最惬意的享受。古人认为荷花、荷叶的香气有祛暑功效,美学家李漁《芙蕖》载:

      荷叶之清香,荷花之异馥;避暑而暑为之退,纳凉而凉逐之生。

      日本奈良时期的宫廷贵族们,把模拟荷花香气的炼香「荷叶」,作为夏季的代表熏香。夏天月夜下焚烧,清润的香气中有丝丝凉意。

      >

      暑天炎热的气候,往往使人烦闷、焦躁,香的清芬之气具有安定心神的功效,熏一炉好香,可让人精神上不再烦躁不宁,心静自然凉。

      清人董说的《非烟香法》中,也记载了消夏的香方:

      以松鬣、薄荷、茶叶、甘松、白檀、龙脑,为消夏之香,名曰“清凉珠”,亦曰翠瀑,亦曰飞寒。

      >

      早在宋代,焚香避暑就成为宋人夏日风尚。周密《武林旧事·都人避暑》中记载:

      都人仕女避暑时,常骈集炷香,并携香囊、画扇、涎花、珠佩等物。皇帝避暑的寒翠堂中,热暑之际会悬挂一串串名贵香料制作的香珠串。

      >

      盛夏溽暑,宋代士大夫们喜欢焚爇沉香。周邦彦有词《苏幕遮·燎沉香》描写在庭院池塘边燎烧沉香,悠闲消夏的情景:

      燎沉香,消溽暑。乌雀呼晴,侵晓窥檐语。叶上初阳千宿雨,水面清圆,一一风荷举。

      宋人使用的沉香来源有两种,国外产地与国内产地的香,沉香因产地不同,质量也有所不同。

      >

      在各个沉香产地中,宋人最推崇海南沉香,丁谓最早在《天香传》中制定了海南沉香的气味品评:烟润、气长、味清。

      宋人范成大《桂海虞衡志·志香》中评价海南沉香气味是如同清莲、香梅般雅致,又带着水果的清甜,只需一点就能够香气满溢,就算炭火用尽,香气也不会干焦呛躁:

      大抵海南香,气皆清淑,如莲花、梅英、鹅梨、蜜脾之类。焚一博投许,氛翳弥室,翻之,四面悉香。至煤烬气不焦,此海南香之辨也。

      >

      海南岛出产的沉香中,以黎母山的沉香冠绝天下,南宋蔡绦《铁围山丛谈》中提到:

      占城国则不若真腊国,真腊国不若海南,诸黎峒又皆不若万安、吉阳两军之间,黎母山至是为冠绝天下之香,无能及之矣。

      海南沉香的清雅的香味,非常符合宋代士大夫的审美观,深受文人所喜,诗人陆游在其诗词中多次提到海南沉香。

      陆游《雨夜》:「庭院萧条秋意深,铜炉一炷海南沉。」《雪夜》:「书卷纷纷杂药囊,拥衾时炷海南香。」

      >

      北宋著名文学家黄庭坚,更是对海南沉香有独特的喜好。他所制作或喜爱的香方,只使用海南沉香,周去非《岭外代答》论述沉水香时说:

      山谷香方率用海南沉香,盖识之耳。

      黄庭坚号山谷道人,山谷香方几黄庭坚的香方。在《香乘》中记载有“黄太史四香”其中的意可香、深静香、小宗香的香方配伍,都是以海南沉水香为主香。

      小宗香:海南沉水一两(剉),栈香半两(剉),紫檀二两半(用生半用银石器炒,令紫色)三物俱令如锯屑。苏合油二钱,制甲香一钱(末之),麝一钱(半研)玄参五分(末之)鹅梨二枚(取汁)青枣二十枚,水二盆煮取小半盏。

      用梨汁浸沉、檀、栈,煮一伏时,缓火煮令干。和入四物,炼蜜令少冷,溲和得所。入磁盒埋窨一月用。

      >

      在宋人的审美中,国外进口的沉香气味酷烈,不如海南沉香气味清润,如果作焚香之用要经过精心的加工处理。

      宋人修制沉香是用香花、香果蒸制沉香,杨万里《和仲良分送柚花沉三首》中描写用柚花蒸制沉香:

      薰然真腊水沉片,烝以洞庭春雪花。

      香花蒸制过后的沉香,带着花香与沉香混合的复合香调,熏焚时别有一番风味,张元干《浣溪沙》:

      花气蒸浓古鼎烟,水沉春透露华鲜。

      >

      沉香除了熏香、合香之外,还能够作成「熟水」日常饮用。杨万里《南海陶令送水沉,报以双井茶二首》诗中:

      衮尽残膏添猛火,熬成熟水趁新汤。

      就是描写用沉香制作熟水。南宋陈元靚所著的《事林广记》中,有制作「沉香熟水」的详细记载:

      用净瓦一片,灶中烧微红,安平地上。焙香一小片,以瓶盖定。约香气尽,速倾滚汤入瓶中,密封盖。檀香、速香之类,亦依此法為之。

      将干净的瓦片烧红,焙热沉香,并用茶瓶扣住沉香,这样沉香的香气就会浸染茶瓶内壁。待沉香焚尽后,在瓶中注水,密封片刻后,倒出来便是一盏带有沉香香气的熟水。

      >

      宋人把熟水作为一种日常生活中的保健饮料,有清涼降火之功效。酷热的夏季饮一盏熟水,可消除酷夏带来的烦躁感,史浩《南歌子·熟水》词曰:

      浓熏沈麝入金瓶。泻出温温一盏、涤烦膺。

      一炉香、一盏沉香熟水,解暑消夏,清香四溢。在芬芳的气息中捕捉到阵阵凉爽,是宋人夏天生活中平常的享受。

      >

      关注微信香道:xiangdao100 发现香与生活的美好关系

      在芬芳的气息中感受阵阵凉爽|香道


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日日摸夜夜摸狠狠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