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zsm2k"><pre id="zsm2k"></pre></tbody>
<tbody id="zsm2k"></tbody>
    1. <em id="zsm2k"></em><dd id="zsm2k"><center id="zsm2k"></center></dd>

      <th id="zsm2k"></th>
      <tbody id="zsm2k"><pre id="zsm2k"></pre></tbody>

      <nav id="zsm2k"><big id="zsm2k"></big></nav><tbody id="zsm2k"><track id="zsm2k"></track></tbody>

      美國新式香煙,一夜把日本攻占了

      又是一項A股新紀錄!

      2018年3月,富士康IPO審核成功通過,僅用時36天,并將于近期上市發行。

      與A股IPO申報平均等待時間1.79年比起來,富士康坐的絕對是大推力火箭前排靠窗位置。

      雖已是全球最大代工企業,但從披露的招股說明書來看,賺的也是辛苦錢,毛利率約10%。

      按照微笑曲線理論,生產制造附加值最低,也難怪富士康一直都給人“血汗工廠”的印象。

      說起代工廠,很多投資者腦袋搖的像撥浪鼓。

      技術含量低、吃人口紅利、盈利能力差、抗危機能力弱。

      誰還敢投資這樣的公司?

      凡事也不要太絕對。

      今天,君臨就帶大家領略一家毛利率高達50%的神奇代工廠:

      盈趣科技(002925)。

      1

      先看看這張微笑曲線的圖示:

      >

      品牌商掌握的關鍵的核心技術設計、開發新產品,控制銷售渠道,拿走了利潤的大頭。

      剩下的制造環節,委托給代工廠代工,這些代工廠稱為OEM。

      如果制造商的能力更強一點,品牌商提出產品的功能、性能要求,甚至只需提供產品的構思,制造商進行產品研發、設計和制造,這種模式我們叫原始設計制造商模式(ODM)。

      君臨之前介紹了做按摩椅的奧佳華,就是由ODM商轉型為品牌商,如需回顧,請在“研報通”自取。

      ODM對制造商的方案設計能力,是有一定要求的,一般只有技術實力比較強的代工商才能做。

      盈趣厲害的地方就在于,他在ODM模式的基礎上,更往前進了一步,這種模式叫UDM。

      >

      UDM即“工業測試機器人+UMS”的智能制造模式。

      工業機器人,大家都很熟悉了,這是自動化的大殺器,能夠有效的提升制造環節的生產效率。

      比起傳統的代工商,盈趣更進一步,增加了各種量身定制的工業測試機器人,包括全自動電性能測試平臺、自動視覺檢測平臺、UV自動點膠固化測試機等。

      布置他們來做什么呢?

      以自動視覺檢測平臺為例,首先用工業相機捕捉待檢測的產品圖像,然后進行視覺數據高速分析,篩選出符合標準的產品,并對不符合標準的產品給出誤差值。

      有了這套系統,就可以減少對檢測作業員的依賴了,靠人畢竟有隨意的成分,靠機器則可以大大減少漏網之魚。

      如此一番下來,讓盈趣的生產制造,不僅速度上去了,質量也保持在一個很高的水平上。

      再說UMS信息化。

      這是一個盈趣自主研發的信息化全流程管理系統,可以自動獲取各個生產環節的實時生產狀態。

      比如,管理者可通過電子看板掌握每個訂單、每件產品、每個零件、每位人員、每臺機器、每道環節、每條生產線的狀況,并根據實際生產需求,調配生產任務。

      這樣一來,對于定制化、柔性生產的客戶響應,就能做到極快的速度,讓客戶的滿意度大大加強。

      很顯然,這是現代信息化工廠的未來發展趨勢,而盈趣已經做到了,是不是有一種“未來,已來”的既視感?!

      也正因此,很多傳統的制造業工廠想來取經,向盈趣學習如何從一個低端工廠向高附加值工廠的升級轉型。

      慢慢的,盈趣發現,“標準輸出”似乎也是一個可以嘗試的方向哦?

      于是,盈趣開始向同行出售“UMS聯合管理系統”的技術,并借此成為工信部2017年智能制造試點示范項目、2017年工信部兩化融合管理體系貫標試點企業。

      這就是盈趣的不同凡響之初。

      雖然大家都是中國制造業的一份子,看起來都是處于微笑曲線的下端,干著不掙錢的臟活、苦活、累活。

      但正如毛主席所說,世界上怕就怕“認真”二字。

      當別的組裝工廠還在滿足于組織大規模人力生產的時候,盈趣已經在工業智能化、制造信息化不斷升級,邁向了另一個境界。

      做別人做不了的事情,甚至成為同行的師父,向他們販賣“技術標準”。

      競爭不可怕,可怕的是競爭根本不在一個維度上,這正是盈趣坐擁高毛利的秘密。

      2

      生產組織模式領先對手,那么,盈趣的具體產品怎么樣?

      別急,待我們一一分析下去:

      智能控制器,盈趣發家的第一桶金,“曾經的”主要產品。單在A股里面,這塊業務就有不少對手,比如拓邦股份、和而泰、和晶科技

      但具體做的如何,毛利率說明一切。

      >

      盈趣的毛利率穩定在30%左右,其它上市公司普遍在20%-24%之間,差了一大截。

      差距來自兩方面,第一源自上文提到的生產模式差異,第二源自產品細分的不同

      拓邦股份、和而泰、和晶科技,他們的主要業務集中在大家電智能控制領域,比如冰箱、洗衣機、微波爐等產品,競爭激烈,下游客戶又是強勢的家電巨頭。

      盈趣很聰明的避開了這些領域,他將目光聚焦在消費電子領域,相比而言,消費電子領域創新性強、技術含量高,市場的競爭度也要低一些。

      憑借強大的方案解決能力,羅技、WIK、金龍汽車、宇通客車等企業,逐漸都成了盈趣的客戶。

      羅技,想必很多玩游戲的朋友很熟悉了,他家的遙控器、游戲控制手柄、3D專業設計鼠標,均是盈趣出品。

      WIK,是雀巢的咖啡機供應商,而盈趣則為WIK提供咖啡機的人機界面模組。

      金龍汽車、宇通客車等,盈趣則為他們提供了行車導航儀、車載 DVD 播放機等電子產品。

      不過,最火爆的還是IQOS電子煙。

      煙草的危害不說大家也清楚,但煙民天天想戒,就是很難戒掉啊,于是近年,一種能夠有效降低煙草有害物質吸收的電子煙,開始流行起來了。

      電子煙之王,非IQOS莫屬。

      此前的電子煙,通過霧化手段將尼古丁變成蒸汽,模仿卷煙的外觀和味道。但是口感和真實的香煙差距很大。

      >

      IQOS,通過300度高溫烘烤煙絲,蒸發出尼古丁以及香料,口感和真實香煙十分相近,再加上新鮮潮流的外觀和明星效應,很快風靡全球。

      >

      (Angelababy抽IQOS電子煙圖片)

      這款電子煙的發明公司,是全球第一大煙草公司菲利普·莫里斯,它旗下最有名的品牌,正是萬寶路

      而IQOS里面的精密塑膠部件,正是來自盈趣。

      塑膠部件,聽起來好像沒什么技術含量,但就這小玩意,利潤率卻極高。

      招股書顯示,精密塑膠部件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毛利率分別是49.37%、66.78%、66.91%。

      如此毛利率,你是否有一種大開眼界的體驗?

      憑啥能賣那么貴呢?

      IQOS電子煙由三部分組成:專用煙彈、加熱棒、充電盒。

      >

      要來一口IQOS,先要將煙彈插入加熱棒中,濾嘴朝外,每次吸完一支煙后裝回充電盒進行充電。

      和其它電子煙不一樣的地方,IQOS的煙彈是需要更換的消耗品,菲利浦?莫瑞斯賺的是煙彈的錢。

      充電盒、加熱棒是不賺錢的,甚至為了保證這個電子煙裝置的質量可靠、產品耐用,愿意為這些裝置支付一定溢價,以尋找最好的供應商以保證產品的穩定性。

      這跟吉列賣剃須刀,賺的是刀片的利潤,惠普賣打印機,賺的是墨盒的利潤,有著異曲同工之妙。

      充電盒組件、加熱棒組件,就是盈趣的電子煙精密塑膠部件。

      顯然,雖然利潤大頭在消耗品上,但是為了保證產品體驗,菲利普莫里斯并不介意讓盈趣多賺點錢。

      3

      2017年,IQOS電子煙席卷全球40多個國家,IQOS的門店數量也迅速增長,從2016年的84個猛增至2017年的775個,一年時間,增長9倍。

      煙彈銷量也從2016年的74億支,增長到2017的362億支,翻了近4倍

      尤其是日本,IQOS一度賣斷貨,2年時間,IQOS在日本的市占率從不足1%迅速增長至13.9%。

      如此迅猛的發展形勢,讓菲利普莫里斯公司這個老牌煙草巨頭喜出望外,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,決定重金推廣。

      很短的時間內,就燒掉了45億美元,甚至在他的官網上,整版標語改為:菲利普?莫里斯的愿景是構建一個無煙的未來

      煙草大亨構建無煙未來,頗有些魔幻現實主義。

      >

      但不管怎樣,IQOS確實是一炮而紅了。

      這也推動了盈趣業績的強勁增長,電子煙部件所屬的創新消費電子產品項目,營收從2016年的3.3億,一口氣飆到2017年的23.81億。

      兩年時間,翻了近8倍。

      2月28日,盈趣科技發布了一份靚麗年報,2017年實現營收32.67億元,同比增長98.2%;歸屬凈利潤9.83億元,同比增長120.86%。

      這還僅僅是開始。

      >

      4

      電子煙部件的下游最大需求方:菲利普?莫里斯,同樣在拼命擴大產能。

      為拿下歐洲市場,菲利普?莫里斯將希臘分公司的卷煙制造工廠改造成IQOS加熱棒制造廠,并計劃在德國投資3.2億美元新建一座無煙制品工廠。

      如果順利,預計2017年和2018年煙彈產能將分別達到500億支和1000億支。

      又是翻著倍的往上漲。

      上游盈趣已經滿產滿銷,生產線加班加點,產能亟待提升。

      恰好,IPO排隊終于到站,可以借助資本市場發展壯大了。

      >

      此次IPO融資,還是投向智能制造生產線建設項目,建成后將成為公司的主要生產中心,不僅產能上一個臺階,而且該生產線還有兩個智能點:

      1、可以根據市場情況隨時調整生產;

      2、把每個環節的響應時間壓縮到最短,減少和降低生產環節上的浪費;

      很多年前,富士康靠著電視連接器代工賺到第一桶金,然后傍上金主蘋果,靠著智能手機浪潮成為了一代制造業之王。

      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領風騷數十年。

      如今的盈趣,命運何其相似,靠著智能控制器代工起家,然后傍上煙草之王,靠著一款小小的電子煙高速成長。

      煙草之王能看上小小的盈趣,自然是看中了他獨特的生產技術,能在客戶響應、質量把控上做到“人無我有”。

      但依賴是相互的,一旦盈趣的產能跟不上,或者同行的生產技術水平跟上來了,難保菲利普莫里斯不會見異思遷。

      這就很致命了,大客戶依賴過重,始終是盈趣的阿克琉斯之踵。

      并且,電子煙跟智能手機不同,這畢竟是一款小眾產品,很難預測未來的天花板有多大,就像運動相機一樣,難保不會在兩三年的熱銷后就風流云散。

      比如,上個季度IQOS的銷量在日本翻番,市場反響還非常好。

      但最新的一個季度,日本地區IQOS的銷量較上一個季度只增加了7%,菲利普莫里斯因此股價大跌。

      當然,這只是一個地區市場的短期表現,畢竟煙草之王已經押重注45億美金到這塊新大陸上去了。

      可以說,對盈趣的投資,就類似于坐在一條快艇上,風高浪急,顛簸是難免的,前景有多龐大也很難去預測,但快艇本身的質地還是相當不錯的。

      美國新式香煙,一夜把日本攻占了


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日日摸夜夜摸狠狠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