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日摸夜夜摸狠狠摸

<tbody id="zsm2k"><pre id="zsm2k"></pre></tbody>
<tbody id="zsm2k"></tbody>
    1. <em id="zsm2k"></em><dd id="zsm2k"><center id="zsm2k"></center></dd>

      <th id="zsm2k"></th>
      <tbody id="zsm2k"><pre id="zsm2k"></pre></tbody>

      <nav id="zsm2k"><big id="zsm2k"></big></nav><tbody id="zsm2k"><track id="zsm2k"></track></tbody>

      民间故事:西瓜地里抽旱烟的刺猬精

      夹皮沟村后面有一片沙地,土质不好,一般粮食作物在这里长的都很差。不过这片沙地种西瓜可是一绝,在这里种出的西瓜个头大,品相好,关键又沙又甜,很是神奇。唯一遗憾的是,这里靠近村里的一片乱葬岗,经常发生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。

      >

      话说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那时候还是生产大队。集体经济时代,地里的农作物需要有人看守,偏偏这块地晚上没有人敢去看瓜,因为很多人夜晚都曾在这里听见老头的咳嗽声。

      那个时候还没有包干到户,还有民兵组织,没有人敢去触霉头偷瓜。但是还是要时刻防止地主反右坏的破坏,社会主义的瓜没人看是不行的。

      最后还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大队决定,谁去看瓜给谁记双工分。夹皮沟的吴大胆站出来说他去,吴大胆其人是出了名的胆大,一个人敢在坟地里睡觉,敢一个人晚上巡山。吴大胆于是就住进了看瓜的小屋,晚上总是能听到老头的咳嗽声,他并不在意,照样该吃吃该睡睡。天明后去查看也没有什么异样。

      吴大胆有个习惯就是嗜烟如命,以前一般人吸不起卷烟,都用烟袋锅。吴大胆这天晚上正在吸烟,外面咳嗽着进来一个人,穿着一个破布衫,戴着一顶草帽,满脸钢髯,尖嘴猴腮的,透着一股邪性。

      瓜棚之中,豆大的油灯照着也看不深切。这个人似乎有意无意的往阴影处躲,人进来向吴大胆讨烟抽,那时农村人朴实没有那么多弯弯绕,就随手把烟袋给他。那人抽完烟就走,也不多说话,连续几天总是这样。不过吴大胆越来越觉得那个人不像是人类。

      >

      吴大胆的二叔是吴文轩。吴文轩是个二把刀的风水先生,虽然水平不是很高,但还是有一些本事。吴大胆就他二叔吴文轩说起此事。吴文轩夜里提着个罗盘陪着吴大胆在那片乱葬岗里转悠了几圈,一脸笃定的对吴大胆说:“应该是一只刺猬精,道行还不是很深,经常的咳嗦,还没有修炼有成”

      吴大胆问他二叔怎么办?吴文轩思考了一会说道:“鬼怕桃木剑,妖怕火铳枪,这刺猬精道行还浅,一般的火铳应该就能对付。这刺猬精一旦成了气候,恐怕会为祸乡里。你找把火铳,等他来的时候对着嘴给他一枪。”

      村里的猎手吴瘸子有一把祖传的火铳,很是犀利。吴大胆和鹿瘸子是发小,于是就向吴瘸子借了火铳。到了晚上,那人又来讨烟抽,吴大胆说:“老兄我的烟袋锅坏了,我又买了个大号的,这样我们吸着过瘾。”

      吴大胆就让那人先吸,吴大胆说你够不着,我给你点上。以前的火铳在后面有火药,用火炮子发射,也能用火柴点。当然点上就是惊天动地的一声响,那人带着一溜火花跑到外面。

      白天往吴大胆到生产队一说,大家都来帮着找。终于大家在乱葬岗一个古墓前,发现了一只大刺猬躺在血泊之中,有只半大猪那么大。

      >

      从此乱葬岗附近的瓜地里,再也没有咳嗽声了。

      民间故事:西瓜地里抽旱烟的刺猬精


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日日摸夜夜摸狠狠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