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zsm2k"><pre id="zsm2k"></pre></tbody>
<tbody id="zsm2k"></tbody>
    1. <em id="zsm2k"></em><dd id="zsm2k"><center id="zsm2k"></center></dd>

      <th id="zsm2k"></th>
      <tbody id="zsm2k"><pre id="zsm2k"></pre></tbody>

      <nav id="zsm2k"><big id="zsm2k"></big></nav><tbody id="zsm2k"><track id="zsm2k"></track></tbody>

      桑梓人物(湖南·譚熙榮):流金歲月——老 煙 槍

      >

      老煙槍,我的老弟。

      素來不摸電腦的網盲,而今也開了洋葷,成為學前班網民,我為老弟高興。初上網場,老弟取名老煙槍,實在,客觀,亦有氣勢。起初,老煙槍沒有個性簽名,我一縱容,第二晚就上了,名曰:誰捐我一臺電腦,五十年后我回贈一輛寶馬。兩個禮拜后,改成“昨天灣里今天龍里明天#頭,三過家門而不入,我成誰啦?”,現在是“怎么還不過年,誰告訴我還有幾天?”。言為心聲,老弟的這些幽默簽名,透視出一個體力勞動者的清貧、勞碌和希翼,樸實,毫無做作與無病呻吟。

      老弟初中肄業,穿過幾年軍裝,圓了我們全家的從軍夢(父親年輕時報名參軍,已穿上了軍裝,卻突然發病,被臨時換下。我八零年報名參軍,三次體檢合格,接兵的首長也到了家里,后因村里的頭頭阻擾,未果)。廈門的鼓浪嶼,留下了老弟的青春和夢想。那些扛槍的英武之姿,珍藏了老弟許許多多的美好回憶。退伍后,老弟便融進那海水一樣綿綿的打工潮中。做過保安,進過鞋廠,也釘過包裝箱,皆是苦力活,又待遇低微,二十余年如一日也。近幾年,老弟給小弟打工,定做和安裝塑鋼、鋁材門窗。無論烈日炎炎還是風霜雨雪,老弟幾無閑日,辛苦異常。日曬雨淋,登高爬低,老弟又黑又瘦,常有人誤把他當成我兄長。去年,不慎電鉆墜落,從腳趾丫穿過,今年五月,電鉆又想吃肉,把老弟的拇指咬了個對穿。好在問題不大,老弟稍事休息,又上工了。

      >

      今年,老弟突發奇想,去巖口水庫養起鴨來。許多人不支持他的選擇,從經驗,風險,效益等諸方面進行反證。老弟頗為反感,不改初衷。我起初也是守舊派,后來一想,老弟的創意其實不錯,做什么事會沒有一點風險?我不才,從不曾給老弟什么幫助,怎么還拉他的后腿呢。水庫四面環山,水清如鏡,空氣清新,景色宜人,假日我常一人漫游其中,享受大自然的無私賜予,如今老弟創業于彼,水庫里鴨子悠游其中,再添一道動畫風景,自是更吸引我前往,讀書,垂釣,看山,戲水,或許我會將此當做我假期的幽居之地——隱士遍布的終南山是我的景仰之地。老弟聽我之言,頗為開心。

      書是老弟的第二情人。雖然初中不肯念完,對于小說,老弟卻情有獨鐘,至今不改。那時還沒電,老弟在昏暗的煤油燈下,每每看到凌晨二三點,耗去許多煤油,常讓老爸大光其火。有一次,我遵父囑將書鎖了,老弟一氣之下,將箱子劈開三四道口子。如今想來,倘若老弟生在條件優裕的書香門第,得人指點,做出一番學問也未嘗不可。造化弄人,命運使然。好在老弟雖為書癡,但無多愁善感之態,偶有自卑,亦非不能自拔。待人接物,老弟則取老子之道,低調,厚道,淡泊,少欲。兒女雙全,溫飽無虞,老弟閑時浸在書中,游弋歷史,興嘆人物,自得其樂。人得一樂,焉復何求?

      不時在QQ好友欄里見到彩色的老煙槍,估摸這位書癡、煙民又成了網迷,遂問:自己裝一部吧?答曰:灑家正有此念。網絡實在是個好東西,天文地理,東南西北,風景無限,老少咸宜。悠游此中,仿佛作一番免費旅行。

      老煙槍,玩出你的精彩與快樂!

      >

      (《鄉土文學》投稿熱線[email protected],來稿系沒有在網絡上公開發表。網上發表時間長,轉載多,系統審核通不過。特別歡迎作家朋友和各位文友以前在期刊上發表過,但沒有在網上轉載的鄉土小說、詩歌、散文、民間傳說、故事。來稿請注明作者姓名或筆名、省份等基本信息。)

      桑梓人物(湖南·譚熙榮):流金歲月——老 煙 槍


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日日摸夜夜摸狠狠摸